暗黑壓境 謹慎跟風

暗黑壓境 謹慎跟風

今時今日的香水更多的是大集團的市場占有率,是品牌之間的博弈,更是現金流的利益保障。如何討好市場才是品牌討論的重點,也造就了如今新香層出不窮但卻千人一面的亂象。然而這股亂相卻以風潮的勢態撲面襲來,也許我們不得不跟風,只是不必喪失理智。

如果將德國科隆之水算作近代香水史上的第一香,那掐指算來,香水工業已經發展了近305年了。不可否認,今時今日的香水更多的是大集團的市場占有率,是品牌之間的博弈,更是現金流的利益保障。如何討好市場才是品牌討論的重點,也造就了如今新香層出不窮但卻千人一面的亂象。然而這股亂相卻以風潮的勢態撲面襲來,也許我們不得不跟風,只是不必喪失理智。

暗黑,最閃亮的香界新勢力

請先允許我偽裝成某應聘真人秀節目中號稱精通法語的女評審來解釋一下兩個法語詞“Nuit”與“Noir”。在接下來的文字中你會常常看到這兩個詞,前者代表夜晚,后者代表黑色。而時下這兩個詞無疑風頭正勁。其實黑色從來就號稱是時尚圈永不過時的顏色,品牌們打這主意也的確是一本萬利的事情。為了滿足那些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男少女們,無論是暗夜,午夜,或是黑夜,通通一股腦地涌上心頭。“雷神”Lady Gaga第一瓶香水問世,取名為“FAME”,墨黑的香水在觸碰肌膚的剎那成為透明。而另兩位在香水界的“一姐一哥”Chanel與Guerlain也相繼推出“黑色炸彈”:Coco Noir與La Petite Robe Noir。前者華麗而又深邃悠揚的東方調被威尼斯鍛造的黑色玻璃包裹;后者是向小黑裙致敬,更在巴黎創下銷售神話,以甜蜜櫻桃搭配各類漿果,妝點青春無敵;而另一位小黑裙鼻祖Givenchy,自從哥特小子Riccardo Tisci入駐之后,不僅服裝風格暗黑得很,香水也完全近墨者黑,今年推出的黑色大麗花Dahlia Noir甜美異域到一個高度;打小黑裙主意的還有Hugo Boss,找來玉女掌門人Gwyneth Paltrow穿上黑裙演繹黑色情懷,于是就有了Nuit pour Femme;時尚界偶像實力派設計師Tom Ford也推出了自己的新男香,取名就一個字:Noir。不僅如此,他的“私家”系列中還會增添一組以黑暗花園為靈感的香水組合;Bvlgari也是這股風潮的推動者,大賣的黑茉莉迎來小清新版本Mon Jasmin Noir L’Eau;法國文藝小清新Annick Goutal受梵高杰作《星空》的感召,推出Nuit Etoilée,用辛香與深沉木調描繪梵高筆下的閃耀星空;愛馬仕御用調香師Jean Claude-Ellena自家的品牌The Different Company也試圖用香水詮釋黑夜的魅惑,最新推出的After Midnight古龍水就以曼妙輕歌的龍涎香涂出一片漆黑夜空……

翻版,是升級還是單曲循環?

專業人士總喜歡用數字說話,那么擁有NPD全球市場調研數據就一定能在香水界的市場部里混個表揚。數據顯示2008年——2011年間,女香的翻版香水銷售額增長27%,遠遠強于一般市場表現。這也難怪如今香水市場鮮有新香問世,而是翻版香水的天下,同樣的包裝,在原有的名字上加加減減。君不見早已過了耳順之年的Miss Dior倒是越活越年輕了,隨著瓶蓋蝴蝶結顏色的不斷變化,成了少女們追逐的目標;Chanel豈會讓Dior占了一姐地位,感性的Allure用各色復刻版本雄霸男女雙方;美國人最諳商業之道,DKNY的一個甜蜜蘋果Be Delicious自2004年誕生至今已經有了超過20個版本,這等速度與效率讓人咋舌;同樣以翻版著稱的還有Marc Jacobs的小雛菊Daisy,每年都以不同的面貌示人;當然也有品牌將翻版做出藝術范兒的,Nina Ricci的L’Air Du Temps就是不折不扣的翻版瓶中的藝術范兒,這對從1948年就開始飛翔的鴿子,經歷了64年的撲騰,每每依舊華麗轉身。無論是最早的瓶蓋浮雕,還是兩只鴿子的比翼雙飛,再到一只鴿子的“孤掌難鳴”,又回到絢爛的彩鴿時代,最后以Philippe Starck超乎尋常的異型鴿子展示活力,鴿子活得好不快活;同樣以品質著稱的Hermès也是“搶錢高手”,一支Eau des Merveilles讓多少少男少女為之折腰?每次的限量或翻版也都極盡所能地營造購買欲望,不僅請插畫大師Alice Charbin打造瓶身圖案,更委托奢華水晶品牌Saint Louis定制奢華水晶瓶,一舉成為最貴的香水之一。 只是像這樣的翻版案例卻并不多。市場的亂相也不僅僅是品牌的問題,更多的是我們自己難以厘清自己的欲望和對需求的迷思。

其它推薦:快速減肥